求张国荣霸王别姬的经典台词

发布日期:2019-08-17 04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1他们怎么成的角啊,得挨多少打啊?得挨多少打啊?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啊?

  看过《霸王别姬》的人必定对此印象深刻。程蝶衣在这句话上吃了不少苦,荆楚网:官员被PS艳照敲诈又何尝不是一封举只因念不对它,总是潜意识地读成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,差点断送了他的戏路。可又有谁想到,当他真正念对了这句话的时候,却也深深相信了这句话,陷进了这句话,一辈子都没有走出来。

  他因为“虞姬”而甘愿回到戏班继续挨打练戏,只因虞姬离不开霸王;他为救段小楼甘愿为日本人唱戏,只因虞姬甘愿为霸王而死;他为了不让段小楼惹祸上身宁肯不再演戏,只因虞姬为了和霸王一样死不屈服,而绝不服软,却也绝不愿连累他……当段小楼可以全身而退不再演霸王也不再想霸王时,程蝶衣却陷死到了虞姬里,伤痕累累。

  这是关师傅最常说的话,因为这里有做人和演戏的道理。仔细一想,其实每个人走什么样的路,能走多远,都是自己决定的。做一件事,自己有什么样的决心,能够为此吃多少苦,都决定着事情的成败。有时候,别人做再多,起关键作用的还是自己,看看自己能不能成全自己。若是自己都放弃了,别人也都是白费力。

  关师傅教徒弟,就一个绝招:打。不打不成材,好弟子,名角,一个个都是打出来的,虽然他地位不高,但他却懂许多道理,台后吃越多的苦,台前就越有机会成为名角。说通俗些,就是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。

  8.自古人生于世,需有一技之能;我辈既务斯业,便当专心用功;以后名扬四海,根据即在年轻

  此言出自练戏的小孩子口中,虽有些通俗,却是大道理。它说出了人立于世的关键,要有一技之能,要专、精、通,还要持之以恒,从一而终。

  虽是无心之言,沃尔夫冈·泡利的逸闻趣事,却一语命中。无论是谁,怎么演,演多好,都无济于事,是虞姬,就难逃命运,而程蝶衣深陷其中,难以自拔,最后也是一死。

  少年程蝶衣看见被人遗弃的婴孩,不顾师傅的劝阻,执意要把小孩抱回养大,师傅告诉他,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,没想到多年之后,被养大的小孩恩将仇报,揭发了段小楼和程蝶衣,甚至害死了师母菊仙,最终也没落得什么好下场。令人不禁感叹,早知今日如此,当时还不如听师傅的话,不抱回那个小孩,线.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。唱戏得疯魔,不假,可要是活着也疯魔,在这人世上,在这凡人堆里,咱们可怎么活呀

  段小楼本是安慰程蝶衣,却又一次说透了程蝶衣的命运。他是戏痴,戏迷,活在戏里,却忘了人世上唱到了哪一出。他走不出戏,最后只有死在戏里。

  这话就算现在听起来,也隐约有些刺耳。程蝶衣是戏痴,不管对方是谁,他都唱,而且是认真的唱。在他心里,真正理解了艺术无国界,传到哪国无所谓,只要这艺术别失传就行。可到现在,还有许多人都不能理解这样一种观点,而中国许多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就是这样丢失的。程蝶衣只是一个戏子,却有这样的领悟,确是难得。

  文革时期,我国文学艺术事业遭受重大损失。程蝶衣看不到这么广,但他只看着跪地求饶的段小楼,他就知道京戏会亡。楚霸王何许人也,是宁死不屈的大英雄,如今这京戏中的灵魂人物却也只有跪地求饶的份,京戏怕也会名存实亡。这句话让人听了都觉心里一震,仔细琢磨,余味浓厚。

  展开全部1他们怎么成的角啊,得挨多少打啊?得挨多少打啊?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啊?2要想成角就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.

  看过《霸王别姬》的人必定对此印象深刻。程蝶衣在这句话上吃了不少苦,只因念不对它,总是潜意识地读成“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,差点断送了他的戏路。可又有谁想到,当他真正念对了这句话的时候,却也深深相信了这句话,陷进了这句话,一辈子都没有走出来。

  他因为“虞姬”而甘愿回到戏班继续挨打练戏,只因虞姬离不开霸王;他为救段小楼甘愿为日本人唱戏,只因虞姬甘愿为霸王而死;他为了不让段小楼惹祸上身宁肯不再演戏,只因虞姬为了和霸王一样死不屈服,而绝不服软,却也绝不愿连累他……当段小楼可以全身而退不再演霸王也不再想霸王时,程蝶衣却陷死到了虞姬里,伤痕累累。

  这是关师傅最常说的话,因为这里有做人和演戏的道理。仔细一想,其实每个人走什么样的路,能走多远,都是自己决定的。做一件事,自己有什么样的决心,能够为此吃多少苦,都决定着事情的成败。有时候,别人做再多,起关键作用的还是自己,看看自己能不能成全自己。若是自己都放弃了,别人也都是白费力。

  关师傅教徒弟,就一个绝招:打。不打不成材,好弟子,名角,一个个都是打出来的,虽然他地位不高,但他却懂许多道理,台后吃越多的苦,台前就越有机会成为名角。说通俗些,就是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。

  5.自古人生于世,需有一技之能;我辈既务斯业,便当专心用功;以后名扬四海,根据即在年轻

  此言出自练戏的小孩子口中,虽有些通俗,却是大道理。它说出了人立于世的关键,要有一技之能,要专、精、通,还要持之以恒,从一而终。

  虽是无心之言,却一语命中。无论是谁,怎么演,演多好,都无济于事,是虞姬,就难逃命运,而程蝶衣深陷其中,难以自拔,最后也是一死。

  少年程蝶衣看见被人遗弃的婴孩,不顾师傅的劝阻,执意要把小孩抱回养大,师傅告诉他,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,没想到多年之后,被养大的小孩恩将仇报,揭发了段小楼和程蝶衣,甚至害死了师母菊仙,最终也没落得什么好下场。令人不禁感叹,早知今日如此,当时还不如听师傅的话,不抱回那个小孩,线.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。唱戏得疯魔,不假,可要是活着也疯魔,在这人世上,在这凡人堆里,咱们可怎么活呀

  段小楼本是安慰程蝶衣,却又一次说透了程蝶衣的命运。他是戏痴,戏迷,活在戏里,却忘了人世上唱到了哪一出。他走不出戏,最后只有死在戏里。

  这话就算现在听起来,也隐约有些刺耳。程蝶衣是戏痴,不管对方是谁,他都唱,而且是认真的唱。在他心里,真正理解了艺术无国界,传到哪国无所谓,只要这艺术别失传就行。可到现在,还有许多人都不能理解这样一种观点,而中国许多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就是这样丢失的。程蝶衣只是一个戏子,却有这样的领悟,确是难得。

  文革时期,我国文学艺术事业遭受重大损失。程蝶衣看不到这么广,但他只看着跪地求饶的段小楼,他就知道京戏会亡。楚霸王何许人也,是宁死不屈的大英雄,如今这京戏中的灵魂人物却也只有跪地求饶的份,京戏怕也会名存实亡。这句话让人听了都觉心里一震,仔细琢磨,余味浓厚。